博文

萨满尼采

作者:尼克兰德 //////////////////////////////////////////////////////////////////////////////////////////////////////////////////////////////////////// ///////////////      上帝朝着尼采:      那会成为奇采,      你这个烦人的小克采。                                                                                                                                                                   ——匿名涂鸦   基督世界是否会收获它播下的旋风 ?它应该尝试从一场暴政转移到一个笑话上,不带有时间间隔的脆弱性,这样的说辞当然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它的敌人不应该做任何事情阻挠 涅墨西斯 ( Nemesis )的回避,这样的说辞却令人费解。怎么会对我们的审判官的衰落如此漠不关心呢?难道他们在驯化项目中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以至于我们已经被剥夺了一切反咬的冲动了吗?我们终于逃离了威权之爱的折磨宫殿,这种爱情被我们东拉西扯着,麻木而感到困惑,在我们过去扭曲的脓毒伤口前退缩(现在笨拙地用世俗文化的破布包扎)。让人感到痛心的是,后 - 基督的人类只不过是一袋坏掉的狗。   乔治 ·巴塔耶是那个杰出的文本障碍,阻挡了基督性精心策划的寂静死亡;其临终极苦延长至二十世纪。在经历了种群活体实验的两个丑陋的千禧年之后,基督教已经彻底耗尽了自己的力量,它试图在自诩为“后现代性”的惰性宽容的雾气的帮助下从现场溜走。从好战的一神论到后现代性的模棱两可,不需要一个天才就能看出在这条通道当中服务的是谁的利益。   一个暴君放弃了任何开始变得糟糕的游戏。形而上学的情况就是如此。从康德开始,探索性哲学不再产生有利于既定(有神论)权力的结果,我们突然被告知: " 这个游戏结束了,我们称之为平局 " 。欧洲理性的专制传统试图在伟大的航行刚开始变得有趣的时候,也就是在无神论的、非人的、实验性的和危险的时候,就把插头拔掉。叔本华哲学——拒绝悖论的不可知性——是所有那些对题为“
幻痛堆栈   她们从死亡之地绽放 这些花由一个长期锻造的梦想浇灌 带着灰烬和奇异的水汽 她们来自一床正在脱落的夜 鸢尾 花瓣 一个接一个,就像黑暗的时光 经历了上一个可怕季节的 急潮 融入黑水 夜光中迟缓的钻石闪烁着 像倾覆的太阳发出的奇异的光 ...                                                                                                                    ——安托南 · 阿尔托 , 《 黑花园 》     无政府主义者说:既不是上帝也不是主人,只有我一个人。赫利奥加巴卢斯一旦登上王位,就不接受任何法律; 她 是主人。因此, 她个人的 法将成为所有人的法。 她 实行暴政。每一个暴君在内心深处都只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 她 夺取王冠,让每个人都听之任之 。 不过,赫利奥加巴卢斯的无政府状态还有一个想法:相信自己是上帝,认同自己为上帝 。 ... 赫利奥加巴卢斯一到罗马,就把男人驱逐出 元老院 , 以女人 取而代之。对罗马人来说,这是无政府状态,但是对于起源于腓尼基紫色的月经期宗教 ( religion of the menses )而言 ,以及管理它的赫利奥加巴卢斯来说,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平衡恢复,一个合乎逻辑的法律回归,因为这是女人,长女,宇宙秩序中的第一个到达者,来制定法律。                                                                                            —— 阿尔托 ,《赫利奥加巴卢斯,或加冕的无政府主义者》       0、 日常生活   短期记忆的语法存储着饥荒时代的习俗。一股刺鼻的狂风从岩石墙面褶皱的缝隙内爬出,催化着人工味蕾生长在被窝四周。冰冷的胃部空气以病毒扩散的形式迅速占据了原本保持着热力平衡的平滑空间,在温热的边缘地带呼唤着内在性骚动的到来。梦魇从上帝的视线中逃离,真空的意识舞台被 “真理”替代。浓郁的黑色液体遮盖我的双眼,使我在梦境中失明。 没有出口的教室。除了因为久卧的压力已成月牙形的弯曲病床和十分考究的道家茶具之外,只剩下一副后工业主义的山水画位于条纹气流终端。画布的基调将会是灰白色,天边挂着金属质地的彩虹骨骼,地面早已成了